当前位置:今日智造 > 智造快讯 > 新闻

黄群慧 :中美贸易摩擦、高质量工业化与服务型制造

2019/9/11 16:56:09 人评论 次浏览 来源:服务型制造 分类:新闻


主题为“先进制造 现代服务”的第三届中国服务型制造大会于8月20日-21日在河南省郑州市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黄群慧,在大会上作了题为“中美贸易摩擦、高质量工业化与服务型制造”的主题演讲。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黄群慧作主题演讲以下是黄群慧所长在第三届中国服务型制造大会上作主题演讲的摘编内容:


一、锲而不舍推进中国工业化进程,应对中美贸易摩擦黄群慧认为,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最根本的还是锲而不舍地推进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和以前高速工业化不同,现在的工业化进程是要推进高质量工业化。在高质量工业化进程中,服务型制造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摘编内容)

1.逆全球化

现在谈中美贸易摩擦,要把它放到一个大的“逆全球化”视角下,即在总体全球化推进背景下,出现的一些逆全球化的暗流。从贸易上来看,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很多发达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大部分是贸易限制措施。2017年英国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PR)发布的《全球贸易预警》报告显示,2008年以后二十国集团发布出台贸易投资限制措施大概6616项,而促进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的措施只有2254项。这里面重要的推手是美国,金融危机之后他们出台一千多项贸易和投资限制措施,已经占到接近20%,这是具有代表性的逆全球化行为。

2.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的供应链战略调整

整个贸易措施会对供应链造成影响。现在美国反复在做供应链方面的工作,它希望自己的供应链有充分的弹性,在贸易摩擦、贸易保护或者逆全球化背景下,它的供应链能够不影响其经济安全。

中国一方面要进一步推进全球化,融入全球化,另一方面从产业安全考虑也要梳理一些产业供应链的现状,标注一些关键的点,提出一些重要的替代可能。

3. 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技术创新生态如何调整

与中美贸易摩擦相关的另一个问题是技术创新的生态。现在美国一方面在努力推进先进制造、量子信息、纳米科技、人工智能等高端技术,出台了一系列报告;,另一方面又在打压中国的技术进步,通过各种战略来限制中国的发展和崛起,包括实体经济的清单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企业的技术进步可能会面临一个新的创新发展生态。如果这个生态要变化,中国企业也要想好相应的应对措施。所以会从贸易涉及工业又涉及技术创新,当然现在还会涉及金融战,等等。

4. 为什么当今全球价值链分工下供应链和产业链布局是高效的

全球化3.0是基于全球化价值链分工形成的全球化分工,这种分工是非常有效的,无论产业链布局、工业链布局,还是技术生态,都非常有效。这是在资本主导下,大家在全球追求高效率的一个必然结果,虽然在这个分工格局中,发达国家会占领一些高端领域,而发展中国家往往是中低端领域,但是发展中国家有了参与全球分工的基础后,通过自己的创新、努力,慢慢也会沿着价值链向高端攀升。像我们推进服务型制造,推进制造强国,目的都是提升自己的价值链水平。

5. 全球制造业增加值分布

这些年,中国沿着全球价值链分工正在由低端向高端推进。从我们的制造业增加值分布来看,2005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全世界只有11.6%,但到了2017年提升到了24.8%,将近1/4的增加值是中国制造业贡献的。而发达工业化国家在这期间恰恰这方面占比有所减少,2005年他们占世界69.6%,但到2017年降低到55.3%。所以说,其他国家占比大体没有变化,唯独中国从11.6%上升到24.8%,也就是发达工业化国家损失的比例由中国的提升弥补了,这是中国这些年的努力、创新,包括13亿人口促进制造业发展的结果。

当然,中国不仅仅是量在增值,价值链位置也在攀升,例如中国的出口产品本地附加值从2005年64%已经上升到2017年77%。

6.供应链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的行业

中美贸易摩擦可能会导致一些行业的供应链进行调整,包括计算机及电子产品行业,电气设备及机械行业等。为什么是这些行业?

一是这些行业美国的专利密集;

二是这些行业是中国对美出口占比最高的行业;

三是在美国连续发布的制裁清单中,这些行业的产品在25%关税的500亿商品中占比最高;

四是这些行业大多都是在中国生产、反销回美国或其他发达国家的企业。

五是美国通过这种贸易手段,会逼迫这些企业去转移自己的产业链,慢慢离开中国。

二、进一步深化中国工业化进程,从高速工业化到高质量工业化黄群慧表示,高质量工业化是能够更高程度地体现新发展理念要求、解决工业化进程中不平衡不充分发展问题的工业化战略。工业化进程要体现出创新是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需要、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基本特征。

(摘编内容)

1. 中国经历的高速工业化进程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中国取得了辉煌壮丽的成就,这和中国成功的工业化是直接相关的,甚至工业化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中国过去所经历的高速工业化可以概括为如下三句话:


第一句话,我们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发达国家几百年走过的工业化历程首先强调一个概念,工业化不单指工业发展,而是指整个经济发展,工业发展在其中很关键而且占有主导地位。关于整个经济发展,我们做过一个研究,到2015年中国已经进入工业化后期,按照演进规律,一个国家从初期演进到后期往往需要上百年,而我们用几十年时间就走完了发达国家上百年的历程。

第二句话,我们建立了全世界最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这种工业体系保证了在中美贸易摩擦这个大背景下,中国经济很有韧性。虽然中国的经济增速有所下降,但是我们是可以容忍的,因为我们拥有最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

第三句话,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第一大国我们现在的GDP在全球经济中的占比很高,包括刚才提到的制造业增加值已经到3万亿,占到全球的25%,这是我们快速推进工业化的结果。

我们当然需要继续推进工业化,但是在中美贸易摩擦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我们需要改变推进的战略,从原来的高速增长转为现在的高质量发展。

2. 过早地去工业化成熟地去工业化

但是现在有一个趋势,就是这些年产生了经济脱实向虚、金融业过度发达、制造业占比下降过快等一系列问题。经济学中有一个概念叫“去工业化”,发达国家经历过去工业化,他们一般是“成熟地去工业化”,即制造业增加值、GDP占比超过30%之后,因为技术渗透和创新效应,外汇储备效应,服务型制造向上向下关联效应等充分体现出来之后,制造业占比下降,比如转移到了服务型制造的服务环节,这些都是没关系的,是成熟地去工业化。但是,如果这种比例、这种效应还没有发挥的时候,制造业占比就快速下降,我们称其为“过早地去工业化”。

3. 中等收入陷阱

过早去工业化对于一个发展中国家来说是致命的,会引起所谓的“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还没有成为高收入国家,结果就不能发展了。历史上有两个例子,一个是东亚,比如“东亚四小龙”,它们都成功走出了中等收入陷阱这个阶段,人均GDP上升得很快;另一个是拉美国家,它们几十年内人均GDP都没有快速上涨。

4. 工业和服务业结构失衡

中国服务业上涨很快、占比增加很快,但是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比工业,尤其是制造业要低。那么,服务业劳动生产率低,但是占比上升又特别快,而制造业劳动生产率最高,占比却在下降,这就意味着整个经济要降速,而整个经济下降就有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

这种失衡在于我们没有进一步提升制造业的效率。另外,服务业的效率也要提升,因为服务业占比提升本身是一个规律,但是如果光数量提升,而效率不提升,对于整个经济是负贡献的。所以,这也是现代中国经济脱实向虚的一个根本原因。

5. 从高速工业化到高质量工业化

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要通过深化工业化,制造业还是要大发展,而且要和服务业协同推进。我们要从高速迈向高质量,而高质量的工业化就是要解决工业化进程中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高质量的工业化进程要体现出创新是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需要、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基本特征。关于高质量的工业化,如下两点内容是非常关键的:

关键内容之一:联合国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提出的包容和可持续的工业化。我们的技术要进步,结构要转型,区域发展之间要协调就业、收入分配等社会包容性要体现,另外,环境的可持续性也很重要。

关键内容之二: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其中,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是制造强国战略所要求的,而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是从产业的视角进行深度融合。

6. 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点

在两大融合背景下,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重点有四个方面。

第一,在总体战略导向上,我们要更加强调中国制造业的核心能力,以及能够为全球制造业发展做出原创性贡献。

第二,在总体发展思路上,我们要强调普遍的通用技术的创新能力和工业基础能力的提升。中国应该建立一套制度来评估自己的基础能力和供应链情况,每年要有两次对这种工业能力、基础能力的评估。评估以后就知道应该侧重于提升哪些方面。

第三,在具体政策措施上,我们要从选择性产业政策转向功能性产业政策,强调竞争政策。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提出,我们要强调竞争政策,来鼓励制造业高质量发展。

第四,在具体重点任务上,制造强国有五大任务,包括智能制造、绿色制造、高端制造等,但是服务型制造和制造业的品质应该放到更高的位置。

三、更加注重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发展服务型制造

黄群慧提出,中国可以也应该有自己原创性的核心能力和竞争优势,注重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服务型制造就是一个重要方向。

(摘编内容)

1. 服务型制造是培育中国制造核心能力和竞争优势的重要方向

如果美国、德国、日本都有自己的制造业竞争优势和核心能力,中国能不能也有自己原创性的核心能力和竞争优势?注重制造业和服务业融合发展的服务型制造就是一个方向。今年,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出了一个《中国服务型制造发展报告》,同时也在编制服务型制造的标准,我觉得都非常有意义。报告和标准都是在基础层面去引导服务型制造的发展,是非常有价值的工作。

2.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

为什么把服务型制造提到这么高的高度?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第一项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中提的第一句话就是推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由此可以看出服务型制造的重要作用。

所以,我们要强调制造业怎么通过服务型制造,通过和现代服务业融合,来实现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

作者简介:黄群慧,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专家委员会主任。


来源:中国服务型制造联盟秘书处根据黄群慧所长在第三届中国服务型制造大会的主旨演讲速记内容整理。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关注“服务型制造”微信公众号: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QQ:1138247081!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