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智造 > 智造快讯 > 新闻

王坚院士:今天的数字化就是100年前的电气化!

2021/7/5 7:02:59 人评论 次浏览 来源:感恩芯 分类:新闻

6月26日,2021雪浪大会在无锡召开。雪浪小镇创造者之一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坚再次来到无锡并发表演讲。(本演讲文稿由奔流财经社整理,由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经@工业互联网研习社 编辑。)

主要观点如下:

  • 制造业是数字化转型的主体,是真正的新引擎,而不是一个工具的使用者。

  • 我们今天讲的数字化,就是100年前讲的电气化,这句话我在很多场合想说清楚,但是比较难讲清楚。我们讲的数字化,不应该和信息化、智能化简单连在一起,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思考的方法。今天的数字化就是100年前的电气化,这也是为什么它一定是在五年,十年,二十年后才会让人看到大的变化。

  • 雪浪小镇是一个没有院士工作站、但是院士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地方。雪浪小镇,已经远超出了为地方经济服务这么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概念,我个人愿望是,雪浪小镇有一天成为我们国家科技创新的战略力量。

  • 业界的谈论从“弯道超车”到“换道超车”,大家想想看,换道超车是违规的。不要弯道超车,也不要换道超车,我们要创造新跑道。


非常感谢有这么一次机会,刚才李培根院士说他很紧张,其实我也很紧张。我为什么很紧张?就是其实上午在学习,完了现在就是谈一下自己的学习体会。所以我相信我比大家可能压力更大一点,因为还是要很好地学习。

对于我来讲,无锡是一个非常好的学校,这几年从这里学得很多,这边特别表示感谢。

今天的题目我其实想了很长时间,想讲一讲关于雪浪的“蝴蝶效应”。那今天听完后,我是觉得蝴蝶效应这个词也呼应了黄书记上午讲到的,雪浪不只是无锡的雪浪,是中国的雪浪,也是世界的雪浪,南美一只蝴蝶动了动翅膀,结果在地球的另一边掀起了一场龙卷风,我想这是没有比这个更形象地来说明雪浪的意义了。

我这里用了“雪浪”两个字,我没有说清楚到底是“雪浪小镇”还是“雪浪大会”,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认真想一下我们去过的很多地方,灵魂和肉体其实是分离的,有地方,但是你感觉不到它的灵魂,所以说雪浪大会和雪浪小镇实际上是灵魂和肉体合二为一的,这才有可能产生大家说的“蝴蝶效应”,所以我想这是我今天讲的很重要的一个事情。

把蝴蝶效应翻过来是什么话?雪浪不只是无锡的,不只是江苏的,不只是中国的,其实是世界的,那实际上在今天发生了一件小事,有机会变成明天世界的一件大事,可能今天在这儿说的不经意的话,可能在明天会变成大家都觉得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2018年,无锡要做雪浪小镇的时候,大家思想非常混乱,大家认真想一下,那个时候大家纠结什么?大家谈的是应该是互联网+,包括工业互联网,所以看到一个非常神奇的现象就是,一些从来没有开过工厂的人,在台上教制造业人怎么做制造业的互联网转型,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那个时候大家慢慢意识到,其实没有互联网的制造业,肯定是没有未来的,但是很少人会在那个时候意识到:其实没有制造业的互联网更没有未来。所以当时说过一句话,没有制造业的互联网就是传统的互联网,所以当大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提出了“从制造业中来,到制造业中去”,我想这是雪浪小镇和雪浪大会迈出的非常重要的一步,但也是非常艰难的一步。

同样很有意思的是,有了2018年第一次雪浪大会,我把这个时间写上来,我自己感触非常深,当年做雪浪大会的时候其实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就是如果组织这些大会的人不去江苏各地去走,不走满200家企业,我们就不办这个大会,这是当时定下来的目标。这也是这个大会从此跟任何大会不一样的地方。

2018年雪浪大会我印象很深,那年5月份我去了江阴的阳光集团,最大的收获是阳光集团的陈丽芬董事长发言的时候,其实我自己在下面听得非常激动,不只是她讲话的内容,我觉得我们好像开启了一个时代,就是第一次是让制造业的人在台上发言,下面坐的是传统IT的人要好好听一听。

那个时候我慢慢理解到,实际上为什么我们讲制造业是数字化转型的主体,是真正的新引擎,而不是一个工具的使用者。

到了2019年5月雪浪大会的时候,我遇上了商飞集团(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对于很多人来讲,找大企业来开会是一个仪式,不是一个真正的实质性的内容,但是这里非常感谢商飞,在雪浪小镇和雪浪大会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和我们就站在一起。

有一次我去商飞见到雪浪数制,就是雪浪云这样一家创新企业,是在商飞协同创新的企业,我相信商飞和雪浪在一起,不只是多了一架飞机,他们一定会改变这个行业的性质,当然这件事情可能是五年后,可能是十年后,也可能是二十年后,但是我觉得一颗种子是埋下来了,非常期待十年、二十年后能看到今天我们想象不到的东西。

到了2021年,今天,我坐在台下听无锡一棉的发言,自己还是感触非常深的,也印证了当时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初衷,什么初衷?实际上我们从无锡一棉这个角度,见证了从电气化到数字化的百年大变局。

我们今天讲的数字化,就是100年前讲的电气化,这句话我在很多场合想说清楚,但是比较难讲清楚。我们讲的数字化,不应该和信息化、智能化简单连在一起,这是一个比较简单的思考的方法。其实两件事情我印象非常深,从技术角度讲,美国工程院很多年以前曾经列过20世纪最重要50项工程技术发明,排在第一项就是电气化,其它那些我们今天熟悉的技术,从激光、半导体到互联网都是排在电气化之后的,我想它的重要性我不说了。

那么还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其实列宁在很早以前说过一句话,他说什么叫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就是电气化。你想想当年电气化对这个世界产生的影响,我想在雪浪小镇,在雪浪大会上讲的数字化,是一定要放在电气化这样一件背景下来讲的,这是非常大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它一定是在五年,十年,二十年后才会让人看到大的变化。

今天来了很多院士,其实很多院士开会也是坐不到最后的,院士开会也是因为“开会”来的,平时不来的,2020年那一年没有举办雪浪大会,但是杨华勇院士,李培根院士,他们依旧来到了雪浪小镇,来到了无锡,我自己从他们的行为里面感知到一件非常有用的事情,就是雪浪小镇营造了非常好的环境,刚才李培根院士讲,他说怎么吸引人才?后来我发现实际上这些院士帮助我们打造了一个人才机制。

雪浪小镇是一个没有院士工作站、但是院士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地方。在这个特别的场合,既要感谢无锡,也要感谢院士,他们共同打造了这么一个环境,应该给他们鼓鼓掌。

(编者注:今年五月,雪浪小镇管委会和雪浪数制联合成立了雪浪学院,由王坚、李培根、杨华勇、林忠钦、钱峰五位院士等多位国内制造业行业学术权威的共同支持,共同打造工业互联网思想传播的载体、技术交流的平台和人才培养的基地。)

为什么这件事情我特别讲,总书记提到了两院院士是国家的财富,人民的骄傲,民族的光荣,今年的院士大会上专门讲到了,两院院士是国家战略的科技力量,我想这些院士到了雪浪小镇,已经远超出了为地方经济服务这么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概念,我个人愿望是,雪浪小镇有一天成为我们国家科技创新的战略力量。

过去的几年,其实雪浪小镇还是孤独行走了一段时间,今天刚才提到了,在杭州有了云栖小镇,上海有了海纳小镇,我想感谢雪浪小镇,因为在雪浪小镇回答了“为什么要有小镇”,因为它要成为思想策源地,产业新跑道,资本新天地,所以也要感谢雪浪小镇和无锡,就是帮助我们国家的小镇建设定义了它最基本的内涵,那我想因为有了这三个定位,使小镇建设不容易变成一个房地产建设。

我经常讲,为什么要变成思想的策源地?因为过去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引进企业,但是引进企业有一个问题,你很可能引进了一家思想已经固化的企业。

如果有了这样一个思想的策源地,它自然会创造出一个新跑道来。我曾经碰到过一个会开赛车的人,他一直问我,科技界,包括产业届讲弯道超车,赛过车的人知道永远不能在弯道超车,那个地方容易翻车,所以赛车手问我,为什么想弯道超车,同样后来大家可能今天听得比较多的就是换道超车,大家想想看,换道超车是违规的。不要弯道超车,也不要换道超车,我们要创造新跑道。

我们讲资本新天地,实际上不是在说资本,是在说“新天地”。在爱迪生那个年代,资本为电气化创造了一个新天地,只不过后来,资本变成了不创造新天地,只是索取,但是今天这样一个时候,实际上资本是要来创造新天地,索取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从一个科技创新角度的话,可能小镇需要承担更多的东西。

我们确实错过了硅谷,但是三十年前觉得错过硅谷是遗憾,但是今天你会觉得,错过硅谷可能是我们幸运,因为我们不需要在那个跑道上跑下去。我们很幸运的是,我们今天有了小镇,使得我们有机会在下面的三十年、五十年里面,真正能够把百年变局变成我们巨大的发展机会。

最后我想说的是,“镇小冲击大”。刚才无锡一棉董事长讲到,她要做恒星,如果最形象表达就是两颗恒星相撞产生地球,小镇很小,但是会产生冲击力,这个冲击力会给世界带来新的希望,就像两个恒星撞出一个地球来,在宇宙中会诞生一些从来没有过的新东西,所以不只是影响力,实际上是冲击力给我们这个世界带来更多新的预想不到的东西。

感谢无锡,感谢大家!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QQ:1138247081!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