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智造 > 智造快讯 > 新闻

工业软件大变局 | 未来软件涅槃路

2019/9/9 17:48:30 人评论 次浏览 来源:知识自动化 分类:新闻


上周三西门子的媒体和分析师会议在纽约召开。许多新气象扑面而来,耐人寻味的事情非常之多。首先是“西门子PLM软件”部门更名了,正式改为“西门子数字工业软件DISW”,全生命周期管理PLM如此宽大的法袍,已经不适合西门子软件事业的雄心了。DISW包含了更多,包括制造运营管理软件MOM、物联网IoT分析和APP应用等,目前收入已经达到40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西门子软件系列正在太白金星的炼丹炉里面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目前正是工业软件血肉模糊的过渡窗口,下一次软件重生的时候,或许我们都不会再认识它。卡梅隆影片中《阿丽塔:战斗天使》的赛博人女主角,是一个一边分解一边重生的经典形象。而西门子正在工业软件领域重现这个故事。


分分合合的自动化

看上去“西门子PLM软件”更名为“西门子数字化工业软件DISW”,就是为了迎合“西门子数字化工业集团”这个新成立的事业部。


但事情绝不是名称更换那么简单。


西门子过程自动化与仪表集团PD,自2014年被分离出去,独自闯荡一圈,去年底又与“数字工厂集团”一起,回归到同一个大的屋檐“数字工业”集团之下 。乍一看,这个场景,又像是回到了当年西门子自动化与驱动A&D和工业部门的时代:当时所有的自动化产品都是在一个事业部体系下进行开发、制造和销售。


1994年西门子PLC的S7系列开始出现,广获好评。两年后,当西门子趁着S7壮大的余威,开发了过程控制系统 PCS7,将WiCC、Profibus、监控系统等整合在一起,一举将业务扩展到过程工业领域。其实从名字上,也能看出来,PCS7基本上等于“PC+S7”,即由原来的S7系列CPU,再加上PC端复杂的软件来实现DCS功能。因此西门子的PCS7,其实是走了一条取巧的道路,因此在化工、石油等重化工领域,无法与主流的DCS控制系统商如霍尼韦尔、艾默生、罗斯蒙特等抗衡。但在混合流程工业中,西门子的过程控制的业务,开始扶摇直上。


到了2014年,根据西门子远景规划“Vision2020”,流程自动化和仪表部门被归为过程自动化和驱动部门PD,并得以独立。这使得流程自动化的部门,获得了宝贵的独立性和自主权,来争抢蓬勃发展的能源业务。这种对能源领域膨胀的野心,同样发生在另外一个百年老对手GE的身上。在这条路上为了争抢并购对象,西门子与GE也是打的头破血流。在并购阿尔斯通意外失手之后,西门子花费80亿美元实现了对油田设备制造商美国德累斯顿兰德(Dresser-Rand)的收购,总算挽回面子,扳回一局。然而,就在应该在能源麦田里收割预期丰收的庄稼的时候,油价急剧下跌,整个行业一片萧落,惨淡至今。GE并购阿尔斯通、尤其是油气商贝休的结果,可以说是惨不忍睹。西门子也不例外,能源大大拖累后腿。流程自动化PD部门的财务一直表现不佳,与凭借工业4.0清风直上、顺风顺水的兄弟部门“数字工厂集团DF”,不可同日而语。


合并重组,自然是必然的命运。而在中国DF和PD两大集团总经理竞聘上新岗的过程中,谁能上位的结果,也是很容易猜测得到。其实也并非完全是个人能力之争,而是个人背后的行业景气度的比拼。好时代来的时候,人人都乘着浪头;坏时代来的时候,多少人跌落浪头之下。


然而,这样的重组会对公司的产品战略产生什么影响呢 ?最明显的是,这种重组不会退回到旧的结构中去。统一的屋檐,再也不是以前的屋檐了。正如西门子在2007年公开承认自己是一家收购UGS的软件公司一样,现在正朝着成为一家数字公司迈出下一步。数字化不再是一种趋势,而是决定公司未来命运的一个硬核因素,因为它将选择未来的赢家和输家。这意味着,除了整合当下名目繁多的硬件、软件之外,西门子必须为数字化提供战略咨询服务。这一大胆的战略,意味着西门子必须加速增强自己的技术咨询能力。


随着开放平台和基于云的解决方案的出现,未来或许可能没有任何单独的自动化硬件可供销售,或者硬件将远远没有服务那么挣钱——想象当年IBM抛弃硬件转型服务的那一幕。在数字服务和技术咨询解决方案之下,业界都会清楚自动化解决方案的价值在于软件和应用技术的结合。硬件,必须变得更聪明,更容易连接。西门子自动化部门的整合,或者说新的数字工业公司,正朝着对先进硬件的整合,大幅度迈进。它所乘坐的战车,就需要靠这个工业软件的强力组合来支撑。


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工业软件这个原点。


胆大包天的升级:Opcenter

今年6月份,西门子正式推出了Opcenter。简单而言,可以认为这是MES的升级版本。Opcenter被定义为下一代的制造软件 ,也是西门子力推“数字企业”软件套件的核心。按照中国人喜欢的风格,Opcenter就是“智能制造的工业大脑”。


当然,它比MES要复杂得多,它是对西门子近几年一直推广到MOM(制造运营管理)的一个最新落脚点。Opcenter的命名,终于为MOM找到一个最稳健的鸟窝,各种制造运营软件的蛋都可以安稳地放在这里了。MOM与Opcenter之间的关系,就是MES与西门子Simatic IT的关系,或者就是智能手机与苹果手机。


Opcenter整合了它自己的Simatic IT(当然这也是基于2001年收购意大利Orsi而来的)和前几年并购的Camstar——请大家最后多读一下这个名字,它昔日独立的品牌辉光正在逐渐消去,很快就找不到它的影子了——它正在被消化到西门子的软件血液之中。这两个被熔化了的小铁人再次以同一面貌出现的时候,西门子之前的MES系统已经被取代了,新铁人名字现在叫做Siemens Opcenter Execution (很乏味的名字,是不是?学会习惯这种命名风格吧,以后这样乏味的名字会越来越多),Opcenter同时包括了其它并购的排产软件Preactor、质量管理软件瑞士IBS等。甚至还有实验室软件。实际上,这是从过程自动化集团PD回归的另外一次实质性融合,西门子PCS7也包含了很多的组件如实验室信息管理系统软件Unilab。因此,Opcenter将混合流程和离散这两种制造也并在一起了。如果这都算是老药方合并的话,其实还是有很多全新的时代药引子的加入,例如大数据分析软件,以及各种工业APP。


这些曾各自响当当的名字,正在被融合成一个单一组合,发挥协同作用。要完成数字企业的大局,西门子需要一种统一的制造业务管理解决方案,来处理当下各自分离的信息化孤岛,从而数字孪生的价值发挥到极致。Opcenter打算在统一的产品框架中,提供功能和互操作性——这意味着可以连接更多的企业员工,可以在优化生产操作的同时,与工程、自动化和企业系统如ERP,进行多方互动。


一切为云化准备

这背后,还有更复杂的动机。一个难以觉察的而大胆的变革,充满了雄心与壮志——那就是Opcenter是为了应对全新的云端软件。


所有的这次整合,都是为了软件云化做铺垫。西门子MOM套件将更好地适应日渐智能的硬件。面向移动性的便利性,面向物联网的泛在性,成为工业软件一个重要考量。而全新设计的用户界面UI/UX,可以自由地在桌面和移动端切换。统一界面,表面上是对既有软件界面的一次大屠杀,那些收购来的品牌将加速消失个性,而背后则意味着软件的架构都在重新续写。


这一切,都指向了一点,所有的MOM套件,都已经为云化做好了准备,而MindSphere正是那随时垫脚的上马石;在此上面,将会是大量的云原生Apps。


2018年西门子以6亿欧元并购了Mendix,这次并购并未引起太多关注。一是相对动辄几十亿美元的并购,这个显得小;二是Mendxi的类别,相对陌生,识别度不高。然而,Mendix虽小,却是一枚灵巧的缝纫针,自由连接各种PLM、ERP、 CRM和设备资产,而且不限于西门子的产品。由于Mendix可以自由地创建App,钻取资产数据,也可以跟各种物料清单表 BOMs, CAD图形等交换数据,从而帮助用户加速在工业互联网上开发App。


而今天,这个刚刚并购的软件新星,再次被委以重任。移动性来自物联网的飞速发展,而移动性的解决则正是来自像Mendix这类低代码编程工具的普及。素人编程,平民编程,你我皆可上手——听起来像乌托邦一样的想法,西门子正在做这样的努力。


不得不说,Mendix已经被西门子推到战略级的位置上。它的战略价值,从某种意义而言,比业界正在熟悉的工业互联网平台Mindshpere还要大很多。这一点,对当下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也是一盆冷水浇下去。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正在走向一条奇怪的道路——也是一条熟悉的路径,重集成轻工具。


这次大会上,西门子也在IoT平台上,意外地公开了上面的APP已经高达24万。这是一个令人质疑的数字,颇有点浮夸的意味。考虑到Mendix原来的范围很广,这里面真正与工业相关的APP,应该并不多。后续到底有多少工业App,西门子还得证明它能够真正推动“素人编程”。


恐龙级的软件包

同一天,西门子发布了Xcelerator ,是由多个跨领域的应用程序和解决方案组成。西门子将所有的软件、服务和应用开发平台全部打包在一起。这是一次全新尝试。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干过。


这里要列举它所包含的软件种类,实在是一件乏味的事情。简要一点地说,就是所有学科、所有品牌、所有功能,都要排进一个方阵队伍中,踏着同样节奏的步伐,唱着同一个曲调的歌。这是一次从未有过的软件大合唱。无论是电子EDA和机械设计MCAD(尽管二者在早期的时候曾经短暂地在一起)、系统仿真、制造、运营和生命周期分析建立了一个深度软件组合。Xcelerator将该组合与嵌入式工具和数据库集成在一起,连接到现有的信息技术、操作技术和工程技术环境。


西门子一直在致力于抹平各种工程与运营领域之间的界限,尤其是数字空间与物理世界之间的鸿沟。而分拆和跨界,则使得工业软件的眉目,变得无比清秀。


跨界融合最明显的例子,就是Mentor旗下的电气系统和线束设计软件Capital,已经正式剥离且并入到西门子NX CAD之中。Capital一直是汽车、航空和国防工业等各种电气系统设计的供应商,可以提供从上游产品规划和架构设计,一直到下游的产品维修维护。电气与机械的融合,跨工程学科的专家协作,西门子正在做一次深度打通。


同样Mentor旗下的PCB全流程的制造运营套件Valor,则被拆分并整合到西门子新的MOM软件Opcenter之下。同样的思路,还体现在Pave360,西门子集成了多个汽车验证工具,这样汽车在制造前(pre-silicon)就有一个可以自动验证的环境。这种开放的集成允许通过创建最精确的数字孪生,将模拟与测试数据和实际性能分析集成在一起。这意味着,快速创新将成为数字企业的一种全新的竞争力。


西门子一定有这样的软件再制造的“拆装工厂”,它用“肢解”的眼光看待所有西门子耗费110亿美元并购来的软件的每一部分,定位、切割、分离、再组合,重新形成一个有机的融合体。而这背后,则是Xcelerator打算建立一个生态,推动其中任何人(包括普通开发人员和工程师)构建、集成和扩展现有数据和系统来推动数字转型。编程平民化,这是西门子的一次豪赌!西门子数字工业软件总裁在解读这件事情的时候提到,以前编写应用是最慢的一件事。而现在,编写应用程序并不需要成为一个专业的软件工程师,更接近待解决问题场景的领域专家也可以开发应用程序。而Mendix应用开发平台为Xcelerator生态系统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让我们为这个软件大包整理一下思路:

西门子软件的世界,已经容不下各向异性的些许混乱;所有收购来的软件,都被扔到一个熔炉里,然后重塑合体成一个各向同性的软件盔甲。前所未有的盔甲,每一片都被重塑过。


Xcelerator包括了西门子全套软件和服务:软件与服务同心,硬件与软件合体。五花八门的软件,将要在这里完成一次生态级的法则重建。


Mendix 是西门子软件的新当家明星,一个人人皆可上手的应用开发开发应用环境,包括云和应用;漫无边际的知识洪流,有望找到新的明水渠道。


工业互联网平台MindShpere光芒不再,尽管被定义操作系统级别,但它的位置在下沉,远离工业互联网平台的主战场,成为物联网战略的基石。它与前锋Mendix构成突破与支援的关系,PLM软件则是随后插上的尖刀。在这个级别上,MindSphere与西门子另外一个沉静的基座:数据管理软件Teamcenter,一起在幕后承担起对外提供数字服务的内核。二者都不是舞台前光彩耀眼的熟角。


面目全非的工业软件

随着物联网时代形成的数据井喷,诸多新上位的物联网新星,正在颠覆着数据产生、管理的逻辑,并进一步冲击了企业的流程再造。我们需要更好地辨识工业软件的成分和边界。正如“空气”这个概念的存在,在工业化时代,无法解决污染的问题。需要重新回答空气的真正成分,才会使得人们的技术手段能够回到事情本原的解决轨道上来。


然而工业软件正在变得面目全非。


在2017年北京PTC大会上,当时PTC的全球营销总监的粉红女郎喊出来“IoT就是PLM”,简直是惊世骇俗。当时,现场那种震撼感,至今仍能感受到。但现在看来,这个简单的定义,已经得到了普遍的认同。目前西门子已经默默地这么做了。而另外一家PLM巨头达索,则尚未做出反应。它在物联网的探索似乎有点漫不经心,达索似乎志不在此。


从一系列重磅动作,可以看出来,西门子的工业软件正在进行翻天覆地的融合(相信软件部门会被折腾死)。以前互相不挨着的软件,现在都凑到一起来了;西门子全新软件品牌Xcelerator成为如此庞大的恐龙软件包,而Mendix则起到了穿针引线的重要战略作用。西门子新的软件部门DIS(数字工业软件),已经把Mendix推到了战略级的位置上,就是为了迎合OT与IT的融合,完全实现OT人编码——这个对未来软件和工业APP的实现速度,改变将是极其深远的。这也意味着,工业软件正在受到自动化端的强烈影响。而西门子六月份推出的MOM新品牌——Opcenter,则远远超越了MES的传统版图,实验室套件,也都与质量管理、排产等一起整合在MES之中;而EDA软件Mentor大量的软件元素,也在被不断切割,分解到NX CAD中和 Opcenter中。


工业软件正在剧烈融合,原来的边界大大模糊,准确的定义再也难求。当下计算辅助设计工具CAD、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EDA的样子,其实都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形状。就像两件兵器被扔到熔锅里,毁了容,然后各取所需,又重塑成两件更加合手得多的兵器。因此现在提起的CAD,CAE,都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小记:各种大胆的和小胆的

西门子的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胆子似乎变小了。MindSphere的重要性将大幅度下降,它收缩到底层支撑,而工具本身成为显眼的主力前锋。这跟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大浪之中,舍我其谁地把“工业互联网平台”本身推向最前沿阵地,形成鲜明地对照。没有工业软件工具层面的支撑,任何工业互联网平台都或将沦落到一个平庸的外壳。Predix的警钟已经长响过一段时间,中国人觉得这是GE太冒进,不当回事;而西门子则将GE Predix的痛苦深看在眼里,大为敬畏,并用实际行动做了一次大尺度的转舵。警钟再次长鸣,中国工业互联网平台那些喧嚣的热浪,那些正在远离工业基础的抢滩,需要停下来听听那些不和谐的钟声,到底来自何处。


西门子正在大胆地拥抱一切软件的云化。传统MES系统的云端化,已经完全就绪。火箭发动机正在点火之中,下面将是承受5个G、8个G重力加速度的时刻。


西门子数字工业化集团的四驾马车是PLM+MOM+TIA+IIoT。现在MOM尘埃落定,工业互联网IIoT定位折腾好几年终于搞清楚了,全集成自动化TIA途博已经运转有序,下一步PLM或许还会继续“沸腾”,除了既有的仿真品牌Simcenter,或许下一步会把NX也整合到一个类似“Decenter”的品牌之下。如果到了那一步,就意味着西门子软件所有的整合全部完成。你我都需要清空哪些对工业软件历史的记忆。换一个小白视角,重新面向一个重生的工业软件世界。



鸣谢:PLCopen名誉主席彭瑜教授和Apriori软件柴思敏先生的大力支持

相关阅读:

内化、外化和外挂:工业互联网的三重境界

日本软件业的迷思录

作者简介

林雪萍:南山工业书院发起人,北京联讯动力咨询公司总经理

赵堂钰:南山工业书院工业软件研究组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QQ:1138247081!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