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今日智造 > 智造快讯 > 新闻

王甲佳:工业互联网本质上是工业能力的互联网

2019/4/15 20:02:07 人评论 次浏览 来源:场景构造学 分类:新闻



1.不是按语

其实今晚(4月14日)是很忙的,好几个进程需要在这个时间收尾,只是从时间链专家的角度看,如题的话题阶段性收尾的意义更是重大。源于我们对某个认知的再次升级,这个话题不吐不快。盖是经年,阅工业互联网的文献若干,绝大部分来自于信通院,及其属下的工业互联网联盟。在逐字逐句读完500万字+之巨的文字之后,不仅汗颜。它们在为中国的工业描绘一个怎样的工业互联网?一种学贯中西的?一种形而上学的?一种不伦不类的?一种嫌贫爱富的?一种将中国的制造业国力拖向深渊的?或者是一个什么!


以一个工业人的常识来看,我们有许多条路可以走,为什么它们只给出一种?是忧国忧民还是祸国殃民?


2.工业互联网首先是姓工

这可能是早在2017年,有识之士就鲜明指出的,这位有识之士就是工信部原副部长杨学山先生,他在多个场合指出工业互联网应该姓“工”,也就是需要遵循工业经济的基本规律,而不是遵循互联网经济的基本规律。这一点,实际上还是有不少争论。2019年春节后,就有不少文章在讨论这个问题。其烈度和当年讨论姓资姓社差不多。


有学者指出,工业经济是首先是规模经济,互联网经济首先是范围经济。这个观点或许有待进一步考证与学习。只是从早期无法通过人力实现规模化的农耕开始,人类就一直在寻求规模,也就是用更少的变动成本来涵盖更高的固定成本。何其之难!


工业互联网首先姓“工”,这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它是在遵循规模经济的基本规律吗?



3.工业能力的互联是获取“工厂围墙外”能力的衔接

早先,这叫做“外协”。是确定性的。


时过境迁,现在的工业能力有更大的范畴。为什么要借助别人的能力?或者我们为什么要将自己的能力让别人所调用?都是“规模经济”的基本特性在起作用。在市场力的驱动之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持续扩大产能,升级产能。但是同时这些产能也被市场在淘汰。由于需求的多样性,诸多的能力在开工率不足的情况下,使出浑身解数进行竞争。极少数处于领先地位的企业,可以在自身能力范围内对市场进行闭环交付,更多的企业在开工率不足30%的情况下,为了让能力得到充分利用而违背规模经济的初衷,进行业务作业。再差的情况就是被当做落后产能被强制淘汰。


这就没有解法了吗?实践已经证明,当超越企业围墙之后,工业能力在局域、地域的相互调用已经成为重要举措。工业互联网进入视野,当在这个方面有所贡献。


工业能力,不局限于加工能力、生产能力、采购能力,也包括设计能力、物流能力,乃至产能资源的动员、调用能力。订单获取与分解能力。



还有一些内容需要继续撰写......




免责声明:本文系网络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QQ:1138247081!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